深度| 新浪体育 · 深度观察

  自从罗格时代之后,奥运会已经越来越放弃过去坚持的“业余”两字,希望吸引职业明星,成为聚拢世界上最顶尖运动员的盛会。

前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  

  但是那些职业化程度较深的项目,如足球、职业拳击、网球、高尔夫都有自己的小九九。

  这些赛事并不愿意交出自己的所有底牌和利益,成为奥运会的附庸。此外职业大牌们,也并不愿意为奥运会牺牲自己赚钱的机会。

  与游泳、跆拳道、射击、体操这样职业化相对较低的项目相比,职业体育的明星们,正在估量是否值得去东京冒险。

  01 小威基本放弃

  大坂直美被认为是在奥运会入场仪式上,担任日本旗手呼声最高的人选。

  这位为了参加奥运会而归化日本的网球明星,对于东京奥运是否能够举行,充满了疑问。

  她在本周的罗马大师赛上接受采访时说:“我的第一想法肯定是希望参加奥运会的,但从人类的角度出发,如果没有办法保证参赛人员的健康与安全的话,那么这会是巨大的隐患。”

  记者追问她东京奥运会是否应该取消时,大坂直美说道:“老实说,我并没有明确的答案。”

  男网明星锦织圭也有希望担任日本代表团的旗手,他说的话更刺激一些。

  在击败意大利的法比奥-弗格尼尼后,锦织圭说:“作为选手,我还是希望奥运会能够按时举办的。但东京奥组委是怎么考虑的,想怎么来创设这个比赛的气泡,我都不知道。就现在日本出现的状况,我认为照常举办奥运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在谈到危险的时候,锦织圭表现出了对比赛和日本防疫水平的担心。

  去年在美国曾经一度感染了新冠肺炎的锦织圭说:“真的很容易感染,危险还是很高的,也许会出现100人或者1000人感染的情况,如果出现了这样的问题怎么办?”

  锦织圭说:“为了让奥运会更加安全,应该进行更多的讨论,没必要在可能死人的情况下,都要继续办,奥运会应该在0确诊的情况下再举行。”

  作为参加奥运会的日本男选手中,最具有国际知名度的人,锦织圭最后的这段讲话被广泛引用,于日本国内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东京都前知事猪濑直树直接驳斥说:“确实奥运会不如四大满贯公开赛重要,但是你说这样的话,对于那些期盼奥运会的其他项目选手来说,是不公平的。”

  前大阪府知事桥下彻对于在里约获得了男子单打铜牌的锦织圭说这番话也非常不满,他对《报知体育》说:“锦织圭应该好好算算,你现在在每天有2万人感染的意大利打球,还处于没有气泡保护中,却认为在东京不能比赛?。”

  实际上,意大利目前的疫情和日本差不多,5月11日意大利的感染人数为6943人,而日本是6237人。

石井慧  

  2008年北京奥运会男子柔道金牌选手,日本的国技大佬石井慧则批锦织圭“站着说话不腰疼”。

  石井慧说:“奥运会对于不同项目选手来说意义不一样。网球和高尔夫的选手在职业体系中也能够得到荣誉,而对于我们来说,奥运会则是最高的荣耀。为了奥运会,不惜生命的选手,世界上有很多,所以别在这里说什么漂亮话。”

  确实,对于职业网球选手来说,没有ATP的积分和赛事奖金的奥运会,意味着白忙活,而且还有受伤的风险。

  除非他们的赞助商有巨大的需求,否则大家都更希望去度假。

  曾经在北京奥运会拿到过男子单打冠军的纳达尔表示自己还没做决定。

  “我还没决定去不去东京,现在我不知道,目前(东京这样的状况),我没法给出明确的回答。”

  但是曾拿到过3次奥运会女双和1次女单金牌的奥运劳模小威,看来是不太会去东京了。

  在5月11日接受采访的时候,小威说:“我对新冠肺炎需要考虑的很多,没有我的女儿,我连24小时都过不下去。”

  为此,《华盛顿邮报》断言:小威将不会再代表美国参赛,因为东京严格的气泡模式,对运动员隔离的要求过于严酷。

  从5月初的测试赛情况看,所有选手都必须住在奥运村里,不能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测试赛时提供的盒饭,是日本人的饭量,还没有水果。

  如果晚上饿了的话,只会提供泡面充饥。这一点,已经遭到了参赛选手们的广泛诟病。

  塞蕾娜这样的大牌,是不可能在奥运村里吃盒饭和泡面的。更别提她还希望带着女儿、保姆,住在五星酒店的套房里了。

  02 高尔夫重灾区

  除了网球明星外,日本高尔夫王子松山英树也有些犹豫。

松山英树  

  这位今年在美国大师赛穿上绿夹克的29岁冠军,在5月11日的德克萨斯美巡赛上的讲话,表现出了他对奥运态度的模棱两可。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如果能够无事,正常开赛的话,我当然会以金牌为目标。但是如果形势很严峻的话,我不会认为奥运会必须要开。”

  其实对于高尔夫名将们来说,奥运会的鸡肋程度还远在网球之上。

  2016年里约奥运会,男子前20的高尔夫选手中有16人没有去巴西。

  从简森-戴伊到达斯汀-约翰逊,他们给出的理由几乎是相同的——里约流行寨卡病毒。

  而放弃奥运资格的人当中,也包括当时只有24岁的松山英树。

  当然,事后在里约,寨卡病毒连毛都没看到。而当下的新冠肺炎,却是实实在在的大流行。这让明星们更有了不去东京霞关草坪上挥杆的借口。

  高尔夫明星们,没几个愿意在不赚钱的赛事上浪费时间。

  按照规定,男女将各有60人获得参加奥运的资格。他们会以6月末的排名进行计算,每个国家可以获得两个参赛名额。

  不过,如果世界前15以内,一个国家有3名选手的话,那么该国可有4人获得参赛权。

  所以,美国有大把高手可以选择。

达斯汀-约翰逊称自己要好好休息  

  世界第一达斯汀-约翰逊和四年前一样,早早就在3月表示自己要好好休息,不会参加奥运。

  “奥运对我来说,在更有意义的两个赛事(英国公开赛和FedEx St。 Jude Classic)中间,去东京太远了,我更想集中自己的精力在PGA巡回赛上。”

  4月,世界第三十六位的澳洲选手斯科特以赛程过于密集,也表态放弃了自己的奥运资格。

  “我有3个孩子和妻子,东京的比赛日程太长了,不是3天,而是8天,我可不想放弃和自己孩子在一起多待一会的机会。”

  日本的《NUMBER》杂志认为,随着奥运会积分排名最终日的临近。在6月中旬,会有更多的世界高尔夫名将和奥运会说拜拜。

  想想四年前南非选手舒瓦茨话——

  “国际奥委会的官员用奥运会赚到的钱坐头等舱住套房,却让运动员几个人拥挤在一间公寓里,还不给任何比赛奖金,这是一种剥削。”

  从这句评价就可看出职业选手们对奥运金牌意义的理解了。

  03 职业拳击还有么 

  2016年奥运会正式对职业拳手放开了奥运资格。

  对此,拿到过奥运金牌的世界拳王刘易斯和泰森等拳坛大佬都表示反对,认为让成熟的职业拳手去和业余拳手比赛,是一种不安全的行为。

刘易斯  

  但在里约,曾经拿到过112磅(50.8公斤)IBF拳王的泰国人伦龙时隔8年升级到60公斤级再战擂台,没有打过第二轮就被淘汰。

  另一名代表法国参赛的WBA中量级(168磅)暂定拳王恩达姆则只坚持到了第三轮,便败下阵来。

  适应奥运拳击的特殊赛制和减重要求,对于职业拳手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曾经有消息说,前WBA\WBC\WBO世界重量级拳王小鲁伊兹想代表墨西哥再次挑战奥运会。

  但当WBC主席小苏莱曼强硬表示会对参加奥运的职业拳手禁赛后,安迪-鲁伊兹就向ESPN表明不不去东京的态度。

  从目前的情况看,只有一些职业拳击“小虾”拿到了奥运资格。

  这其中包括澳大利亚的前AIBA业余世界冠军,打了3场职业赛事的胡尼。他目前排名奥运资格91公斤以上级的亚太第二。

  此外,去年在美国打过一场4回合职业首秀的25岁菲律宾拳手——埃米利-菲利克斯-马塞尔,也以亚太第一积分,取得了75公斤级的参赛资格。

  问题是,比起那些动辄有15场以上战绩的职业拳手来,胡尼和埃米利更像是利用业余时间,去打了职业比赛。

  其实,奥运拳击和职业拳击由于规则区别,导致参加这两个赛事的拳手在技术的运用上有不同的侧重点。

  WBC为首的职业组织虽然以安全为理由,禁止职业拳手参加奥运会,但其实他们更多的考虑类似于国际足联——希望保护自己的组织在该项目拥有垄断地位。

  04 詹姆斯们没了特权 

  自1992年之后,NBA梦之队一直都是奥运会上最引人注目的群星组合。

NBA梦一队  

  NBA和奥运会是互相成就的。

  正是通过奥运会,NBA成为了美国四大职业组织里最为国际化的一个,每年从全世界吸金无数。

  也正是NBA明星的加盟,让奥运会看到了职业明星的价值。才有了后来的NHL明星参加冬奥会和高尔夫的时隔112年复归。

  3月11日,美国篮球协会将包括贾勒特-艾伦在内的15人,加入到了此前已有的大名单中。

  从而将可能参加东京奥运会的美国梦13队人选,增加到了57人。

  这一名单中包括16名参加过奥运会的选手,以及24名去过世锦赛的人。

  自2005年以来一直担任美国男篮常务董事的杰里-科朗格洛说——

  “拥有比平时更大的选手名单对我们非常重要,因为我们在可选择性上,具有非常大的不确定性。好在对于美国篮球来说,我们有众多杰出球员可供选择,这是我的荣幸。”

  但是梦13队真的能组建得起来么?当下看来,实在是未知数。

  就是真的组建了,也可能会缺少部分的明星。

  首先和小威一样,梦之队的选手在此前参加奥运会时,都是享受的特别待遇。

  除了飞北京是乘坐的商业航班之外,梦之队在前往其他奥运城市时,皆是包机前往。

  此外,奥运会期间梦之队包下一个酒店来独享,是常规操作。在里约,他们住的可是有250名保安保护的豪华邮轮银云号。

  梦之队的成员从未像那些“业余选手”们一样,住进装修之后有着刺鼻味道的奥运村。

  所以,在疫情无法控制,需要对奥运参赛者进行严格气泡隔离的情况下,NBA球星们愿不愿意去东京,实在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如果梦之队要求特殊待遇的话,那对于整个奥运会防疫规则来说会是巨大的破坏,国际奥委会和日本奥组委都会面临巨大的压力。

  此外,今年的NBA总决赛是7月9日到23日,而7月23日正好是奥运会开幕的日子。

  别说到抢七,就是打五场,可能都会对最后梦之队的组成人选造成影响。

  四年一度的奥运会,对于很多项目的选手来说,是人生最重要的一瞬。

  但是对于职业化高的项目参赛者来说,却缺乏足够的吸引力。

  东京奥运的疫情,以及严格的防疫标准,很可能会导致职业大牌们却步。

  当然,如果赛事能够举办的话,对五年来辛苦训练、期盼五环舞台的其他项目选手,则是巨大的鼓舞。

  5月12日,日本国立感染研究所报道说,日本国内的这一波疫情,90%以上感染的是超强英国型变异病毒。此外,在5月10日之后,已经发现了70人感染印度变异病毒。

  日本全国报告的感染人数,在这一天提升到了7057人,其中7个都道府县刷新了单日新增历史最高纪录。

  美国田径协会已经通知日本千叶县成田市、佐仓市和印西市,取消了原定7月开始的、在千叶进行的奥运会前集训,并退掉了基地预定。 

  (周超)